新闻与观点

山之远方,心之归宿:冈仁波齐转山日记

2020-12-22
浏览量
173

“因为山在那里”,不是为了打卡,而是一种宿命。不翻过去就无法给自己一个交代,也唯有此,才能对抗人生的虚无。

image.png

冈仁波齐峰


注:本文来自恒都一体化合伙人胡瀚文律师。

冈仁波齐,位于平均海拔4500米的西藏阿里普兰高原。白雪覆盖的山峰巍峨挺拔,圣洁庄严。它同时被藏传佛教、印度教、苯教和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被誉为神山之王。
藏族人会口念经文手持转经筒,围绕着他们认为最神圣的山峰,一圈一圈的徒步行走,他们认为,转冈仁波齐一圈,可洗尽一生的罪孽。

冈仁波齐转山路程约56公里,平均海拔5000多米,普遍徒步时间2至3天,中间跨越溪流草场,更要经历徒步翻越5700米垭口的考验。 


一 、死亡

转山路刚走六七公里,便与路上认识的藏族朋友一起,去了天葬台。我以为我会害怕,但却出奇的平静。
天葬台坑坑洼洼,呈黑色,有些积水,上面散落着一些毛发,以及未被秃鹫啃食干净的脊柱、肋骨、下颌骨、大腿骨……还有堆在一起的锈迹斑斑的斧头、砍刀、剔骨刀……
天葬台的一角供奉着一块刻有佛像的玛尼石,还有很多刻有六字真言的玛尼石摆放在附近。天葬台四周挂着白色的经幡,稍远处,是玛尼石堆群,每一堆石头下都压着一位往生者的衣物。
藏地的天葬,说起来,有些血腥恐怖,是由天葬师把遗体肢解,骨头剁碎,和上糌粑,喂给秃鹫吃个精光。
但对于藏人来说,死亡只是灵魂与躯体的分离,而天葬是回归大自然,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是最尊贵的布施。 
当意识到死即是生,生即是死,心中便少了一些恐惧,多了一份温柔。
念念不忘,生生不息。

image.png

天葬台附近的玛尼石

 

二、众生
转山第一天,24公里路程,海拔缓慢上升500米,走的比较轻松。
路上遇到各种小动物,牦牛、马、不知品种的鸟,还有拦路抢劫的旱獭。小动物胆子都很大,就在你周围,一点不怕人。尤其是旱獭,直接走到你跟前,起身站立,“双手”合十,讨要吃的。如果它不是鼠疫的重要宿主,真想撸撸它。
藏地的动物都比较幸福,因为佛教讲众生平等,人和动物并没有高低之分。同行小姐姐还看到了旱獭和喂它的藏族老奶奶互相双手合十作揖的一幕,只可惜没有拍下来。
进阿里的路上,我们也看到了很多野生动物,藏原羚(与藏羚羊的区别在于白色心形屁屁)、野驴、黑颈鹤、藏鼠兔、野狐狸,以及在路牌顶端筑巢的老鹰。
众生平等,慈悲众生。
image.png

旱獭

image.png

藏原羚

image.png

野驴

image.png

黑颈鹤

image.png

藏鼠兔

 三、星空
转山第一晚,住在止热寺的补给点。
二层小楼,外面看着还不错,住进去后才发现:门锁不上,窗没有帘,无自来水,无洗手间,只有21:30到23:00期间自发电,全楼只有一个插排可充电,食物全靠高压锅,内急只能去楼外旱厕。
虽然有各种不便,但毕竟是5100的高度,而且现在的条件相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最关键的是,我们住的房间,窗户正对冈仁波齐,躺在床上,抬头即是银河,侧身便是神山,如此美景,要什么条件呢?
视频来自同转山的隔壁房间的小伙伴。我们为了减轻背负重量,没有带三脚架,这样的星空,也给了我再来一次的理由。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四、善念
转山第二天的路程,相比起前一天,要困难很多。
不仅路程长10公里,而且会翻5700米的垭口;并且,在一开始就是急上急下的14公里路程(前8公里,海拔上升600米,后6公里,海拔直降500米);同时,路上全是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石头。
一路上,不管是超过我们的藏族同胞,还是迎面来的苯教信众(苯教是按逆时针方向转山),大家都会互道“扎西德勒”,他们还会用汉语对我们说“加油”,遇到一些年轻的藏族小伙,还会问我是否需要帮忙背包(嗯,我背了一个唬人的65升的大登山包)。
到了冲刺垭口的最后一公里,路上的人们,无论藏汉,都互赠能量补给,我拿士力架和阿尔卑斯,换了葡萄干、红薯条、蘑菇干和葡萄糖口服液。
8公里上山路,我们走了3个半小时。垭口处有人在清理以往的经幡,于是,我们又手脚并用的向上爬了近100米,在5700米的卓玛拉山口,挂上了14年买的从拉萨背回北京再从北京背到阿里的写满祝福的经幡。
挂好经幡,我们在垭口遇到了一位膝盖受伤不能弯的小伙伴,同行的老宋用自己的两个登山杖换了他的单根手杖,我俩再一前一后护他周全,6公里的下山路,我们仨走了两个小时。
第一次进藏的时候,就听人说起,在藏地空气中氧含量少,人性的弱点会无限放大,优点也会显露无遗。
一念善起,万般菩提。
image.png

上山路

image.png

卓玛拉垭(5648米)

image.png

下山路上的冰川

 五、向前
转山路的最后20公里,路况很像第一天,缓慢上下,但走起来,却全无轻松,因为之前的14公里,已耗费大量体力。
我们在山下的补给点安顿好膝盖受伤的小伙伴,各自灌下一听红牛后,就继续往前了。
一路上没啥风景,也没啥人,天气越来越糟,风越吹越冷,雨说下就下,就在饥寒交迫之际,我看到了彩虹。
而且,是三次,其中,还有一个双彩虹。
事后,我一直在想,支撑我走完最后20公里的究竟是什么?是彩虹吗?
是,也不全是。
一切外在的驱动都会在压力大到某个临界点时崩溃掉,只有来自内心的召唤才能够在极端情况下站稳脚。
从年初发心来转山,我就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对抗庚子年的兵荒马乱,共情每个人的艰难困苦,也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释放自己的焦虑和不安。
前路漫漫,且行且看。
image.png

双彩虹
image.png

日照纳姆纳尼峰

image.png

终点的日落时分

结语
2020已接近尾声,这一年我们经历了很多,有伤痛,也有感动。愿岁月静好,世界和平,这就是我爱这个世界的方式。

image.png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