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都动态恒都时评

【恒都时评】悲愤“摔狗事件”深思——拾遗者对遗失物应当如何处之?

商业诉讼事业部 民事侵权专业组 侯丽娟 2018-03-05


引   言


前段时间,令人悲愤的微博热搜怕是“摔狗事件”,对于小编这种并不时常“撸狗”的人,听闻之后都觉得胸口发闷,伤心许久。但作为法律工作者,事实的真相并不能只靠网络这种“传闻证据”来进行事实证明,真相究竟如何必须进行中立的调查质证后才可推断,不可妄下结论。但是我们假定该事件真相如微博呈现那般,那这反映的恐怕并不只是道德的滑坡,而且还涉及到法律责任的承担。严格意义上事件中的何某并不是受害柯基的拾遗者,从微博曝光的聊天记录来看,两名男子才是拾遗者,而何某是遗失物——受害柯基的受让人,为了满足论题需要,我们假定何某是受害柯基的“直接”拾遗者,从传统民法的视角出发,当她捡到这条小生命时,她应该如何做,或者说她此时有何法律权利义务呢?

 

一、现行法律对拾遗者权利义务的规定


我国《民法通则》第79条第2款规定:“拾得遗失物、漂流物或者失散的饲养动物,应当归还失主,因此而支出的费用由失主偿还。”


《物权法》第107条规定:所有权人或者其他权利人有权追回遗失物,该遗失物通过转让被他人占有的,权利人有权向无处分权人请求损害赔偿,或者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受让人之日起二年内向受让人请求返还原物,但受让人通过拍卖或者向具有经营资格的经营者购得该遗失物的,权利人有权请求返还原物时应当支付受让人所付费用。权利人向受让人支付所付费用后,有权向无处分权人追偿。


《物权法》第109条规定:“拾得遗失物,应当返还权利人。拾得人应当及时通知权利人领取,或者送交公安等有关部门。”


《物权法》第111条规定:“拾得人在遗失物送交有关部门前,有关部门在遗失物被领取前,应当妥善保管遗失。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遗失物毁损、灭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物权法》第112条规定:”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权利人悬赏寻找遗失物时应当按照承诺履行义务,拾得人侵占遗失物的,无权请求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费用,也无权请求权利人按照承诺履行义务。


《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4条之规定,“拾得人将拾得物据为己有,拒不返还而引起诉讼的,按侵权之诉处理。”


司法实务中亦有按不当得利之责任处理的情形。若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可以按刑法上之侵占罪论处。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我们可以总结出拾得人在拾得遗失物后有妥善保管和上交有关部门的义务,同时又有要求权利人支付合理保管费用和承诺履行赏金的权利,但在权利人行使返还请求权时,拾得人不得拒绝返还,否则不但为侵权行为,情节严重时则涉嫌违反刑法构成侵占罪,而且在侵占期间的支出也得不到救济。


二、案例分析


我国现行法律并未像域外一样规定拾遗者有报酬请求权,我国法律规定的拾遗者仅有要求拾得遗失物而支出的费用的权利,不同于日本法律规定,接受物品返还的人,应向拾得者给予不少于物品价格的5%至20%的酬金,以及德国民法典规定,遗失物价值不低于100德国马克时,有权获得报酬。其原因是中华民族素有拾金不昧的道德风尚传统,正所谓“道有遗而不拾,拾而还其主亦无所求”。但是目前众多学者本着“物尽其用”以及激发拾遗者返还遗失物热情的原则,主张拾遗者应具有报酬请求权,但本文并不对此过多讨论。虽拾遗者无报酬请求权,但当权利人发布悬赏广告后,拾遗者返还原物时有权要求权利人按照悬赏金额给付报酬。


如在李珉(以下称原告)诉朱晋华、李绍华(以下称被告)悬赏广告酬金纠纷案中,原告捡到被告的包,里面装有80余万元的提单以及若干其他物品。被告遂发布赏金15000元的悬赏广告。原告归还后,被告并未履行承诺,其辩称悬赏广告目的是为了找回遗失包,赏金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而终审判决支持原告诉求,判决理由是因悬赏广告,系广告人以广告的方法,对完成一定行为的人给付报酬的行为。只要行为人依法完成了所指定的行为,广告人即负有给付报酬的义务。原告在完成归还失包的行为后,在原告与被告之间形成了民事法律关系,即债权债务关系。


这是上个世纪末的公报案例,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拾遗者有权要求权利人按悬赏广告金额给付报酬,此为债权请求权,正如我国物权法第112条之规定。同时我们从判决理由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拾遗者与权利人之间达成某种酬金协议,前提系双方尤其是在权利人自愿的真实的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拾遗者具有要求权利人履行协议内容即支付酬金的权利。例如张三捡到李四遗失物,李四找到张三称,如果归还,必定付若干酬金作为答谢,此时此酬金的给付是李四自愿的真实的意思表示,相当于李四向张三发出了要约,而当张三归还李四的包后,此时张三李四之间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张三有权要求李四给付约定酬金。但如果张三威胁李四如果不给付酬金便不归还李四遗失物,那么此时张三不但不具有要求李四给付酬金的权利,张三还要承担民事侵权的责任,情节严重的将会构成侵占罪或者敲诈勒索罪等。


三、“摔狗事件”中拾遗者何某行为法律评析


假定微博展现的事件过程真实,假定何某是“直接”的拾遗者,在她拾到受害柯基时,何某有两个选择,第一是积极寻找失主,并妥善照看受害柯基,在找到失主后,应当予以归还,在失主“小吴”同意且自愿给予酬金作为答谢的情况下,可以要求给付酬金,并要求失主“小吴”支付照看过程中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第二是上交有关部门,如小区所在派出所等。然而何某并未如此,而是选择拒不归还,甚至在失主“小吴”找上门来时选择将受害柯基狠心推下楼,虽然狗狗是鲜活的生命,是我们的朋友,但是在我国目前法律意义上,宠物是我们的财产,故何某的行为是故意损害失主“小吴”的财产,鉴于拾遗者何某“拒不归还”和“故意损坏遗失物”,何某将面临的是各种请求权的失权和侵权责任的承担,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道德的谴责。


四、总结


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道德往往是在内心约束自己的,并不是用来要求他人的,这也是与法律的区别之一。我们并没有权利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审判他人。


在“摔狗事件”中,我们的确需要警惕目前经济高速发展背后道德的滑坡,正如我们时常被教育要传承中华传统美德,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并自觉去营造,那么以后或许我们都不用再去刻意去提倡。但是我们需要用法律的思维去思考该事件,在事实真相未查清楚之前不得擅下结论,更不能言语甚至身体攻击。


事实查清之后,当事人应当选择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而他人应当谨守法律道德规范,不得侵犯侵权人隐私,更不能威胁其及其家人生命安全,否则与侵权人又有何异(有极端爱狗人士采取非法手段逼迫侵权人道歉已被行政拘留)?愿世界和平的愿望能够实现,愿我们都是善良的人。


编辑:曹莉萍

©2016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所有   京ICP备13000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