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如何维权?——兼论公司法定代表人之登记制度

合同与担保专业组 揭立霞 2019-07-04

前  言


最近某新闻报道,杜某,29岁,武汉黄陂区木兰乡静山村人。父母均年事已高,且母亲中风瘫痪在床,由父亲照顾;有一子3岁,妻子全职在家照看。杜某上午在某食堂做事,下午送外卖,全家五口人的生活开支全靠杜某一人支撑。好在母亲享有低保,略微减轻一家人的负担。2018年9月的一天,杜某为母亲办理低保相关手续时,突然得知其母亲低保待遇被“莫名取消”。经向当地民政部门了解,被告知:因杜某与近11家公司有关联,担任着11家公司的监事或法定代表人,因此其母享有的低保待遇被取消。现杜某正为如何让这11家公司撤销其“被担任”的职务而苦恼。


一般意义上,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公司的事务代表,对内行使公司经营管理职责,对外以公司名义与其他市场主体进行商事交易,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公司形象。因此,实务中,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般由公司董事长或执行董事或总经理担任。但是,随着商事交易风险的增加,一些公司考虑到因拖欠债务,或将来可能会因对外拖欠债务等原因,而可能被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失信名单,同时公司法定代表人亦将被人民法院采取限制高消费以及限制出行等强制措施,严重限制了法定代表人的商务出行。由此,为了减少因法定代表人身份带来的不便,避免现在或将来可能被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名单或被采取限制措施,于是就出现了类似文章开头这样的操作,即委托专门的公司注册代办机构,找一个与公司无关人员,并伪造一些公司工商登记注册用文件,拿到工商登记部门,即完成了公司与法定代表人的工商登记。


类似上述非本人意愿而“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情形,在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除了上述伪造公司登记文件将陌生人登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外,还有另一种“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异常情形,即一些公司说服在职员工临时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一旦该员工因故离职而不愿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时,公司却不予配合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遇到如此种种“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相关人员,该如何维权,以避免承担本不该承担的法律责任或规避相应的法律风险呢?本文试图通过梳理我国现行法律规定以及司法实践的现有做法,对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登记进行梳理,以期解决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之难题。


一、我国现行法律关于公司法定代表人设立与登记的相关规定


我国《公司法》对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设立与登记(包括初始登记与变更登记)均进行了明确规定。


如《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办理变更登记。也即,《公司法》赋予公司以公司章程来规定法定代表人的任免。因此,很多公司直接将《公司法》第十三条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产生的依据。


另外,《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公司设立、变更、终止,应当依照本条例办理公司登记。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以及第二十条规定,申请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下列文件:(一)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设立登记申请书;(二)全体股东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三)公司章程;(四)股东的主体资格证明或者自然人身份证明;(五)载明公司董事、监事、经理的姓名、住所的文件以及有关委派、选举或者聘用的证明;(六)公司法定代表人任职文件和身份证明;(七)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八)公司住所证明;(九)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规定要求提交的其他文件。


综上,工商登记注册机构对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登记,主要依据公司设立注册登记时公司提交的文件。


二、不明情形下“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处理


刚才上文已讲到,工商登记机关对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登记,主要依据公司提交的文件依法进行。那么,对于公司提交的文件材料是否真实,公司登记机关该如何判断或如何审核呢?


《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申请文件、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的,公司登记机关应当决定予以受理。也即,公司登记机关对于公司提交的申请变更登记的文件材料,仅作形式审查,并不作实体判断。所谓形式审查,即审查是否漏交了的法律规定应当提交的文件材料;应当签名盖章的文件材料是否均有签名盖章等等格式化要求。至于文件材料上的签字盖章是否真实有效,是否是当事人的亲笔签名等问题,公司登记机关是无法审查核实其真实性的。事实上,从工商登记程序上来讲,登记机关也无法对文件材料的真实性作实体性判断。由此看来,即使公司向登记机关提交了伪造签名的文件材料,公司登记机关亦无法及时发现或察觉。这样,就很容易出现文章开头提到的伪造签名“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情形。


现在,如文章开头所示,已经出现了因伪造签名而将与公司无关人员登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之“错误”登记之情形。“错误”两字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虽然对于“被担任”法定代表人而言是个错误,但工商登记机关并无过错。因此,“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受害人需要启动相关法律程序,申请撤销针对本人的登记内容,以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登记。关于变更公司登记程序,《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公司设立、变更、终止,应当依照本条例办理公司登记。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第二十七条第(二)项规定,公司申请变更登记,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依据《公司法》作出的变更决议或者决定。关于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三十条,对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登记再进一步细化规定: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应当自变更决议或者决定做出之日起30日内申请变更登记。


公司登记机关对于公司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公司登记的情形的处理,往往是事后纠错。《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处以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撤销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


综上,公司向登记机关提交的登记材料或文件,由公司对材料或文件的真实性负责,登记机关对于公司提交登记的材料,仅作形式审查。一旦事后查实,公司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的,将面临行政罚款,严重的将面临撤销公司登记或吊销营业执照的行政处罚。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司根据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已办理变更登记的,人民法院宣告该决议无效或者撤销该决议后,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因此,该“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受害人,可针对伪造签字的公司决议,提起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请求确认由该无关人员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决定或决议无效。待人民法院作出确认公司决定或决议无效的生效判决之后,公司应主动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无关人员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登记。如果公司不履行前述恢复登记手续,“被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受害人亦可单方持生效判决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法定代表人登记。此时,公司登记机关即可依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撤销变更登记并恢复至变更登记前的状态,并可对公司处以行政罚款。


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员工离职后的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之程序


在实务中,有一些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为了规避风险,不愿意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往往会找一名公司的相关员工担任公司的名义法定代表人并兼任执行董事一职,甚至可能象征性地让该员持有极低的股权份额,但该员工并不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与决策,公司的证照也不是由其保管。


举个例子,2010年4月,张某入职被告公司,担任公司职员。2012年,在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某的要求下,代王某名义持有公司10%的股权,并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11月,张某从公司离职,并提出要求公司撤销其法定代表人登记,公司拒绝办理。随后张某以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为案由起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其法定代表人登记。


对于上述情形,法院实务一般怎么处理或如何认定呢?通过检索相关类似案例,我们发现,人民法院内部做法也不太统一:


一种意见认为,依据《公司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也即,公司法定代表人系法律或章程规定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人。执行董事系公司的决策机构。无论是法定代表人的任免,还是执行董事的产生,均来源公司章程的规定,属公司自治内容。原告(员工)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不是法定代表人,不是执行董事,没有法律依据。另外,目前并无证据表明被告(公司)已经推选产生新的法定代表人,人民法院亦不能强制其推选。故目前不具备办理变更登记的条件。对原告确认其不是法定代表人,不是执行董事并办理变更登记的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另有一种意见则认为,原告(员工)已经与被告(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即不可能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自然不再适合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办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手续,虽是公司内部事务,但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公司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手续,被告却以种种理由推诿。为了维护社会正常经济秩序,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应当赋予原告司法救济途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办理变更登记”之规定,原告要求被告公司就此变更公司登记的诉讼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个人认为,上述第二种处理意见,更加符合《公司法》关于法定代表人设定的立法本意。一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外代表公司意志,必然与公司之间有某种联系。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一位已经从公司离职的员工,显然就不具备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形式要件。显然,第一种处理意见,过于机械化地运用法律规定,不利于纠纷的解决。


四、结语


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司信用与个人信用越来越受到重视。特别是司法执行领域,一旦公司不能履行生效文书确认的债务,不但公司要被纳入被执行人失信名单,连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将被列入失信名单且被限制高消费、限坐高铁软座与限乘飞机等。因此,个人在考虑是否接受担任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时,一定要充分评估可能的法律风险,以免将来陷入不必要的纠纷或承担本不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