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法中的非实施实体(NPE)

恒都律师事务所 知识产权法律中心 专利侵权专业组 陈涛 2019-08-15

什么是非实施实体(NPE)


NPE的全称是Non-Practicing- Entities,其对应的中文翻译是非专利实施主体,也就是拥有专利权但是其本身并不实施专利技术的主体。其主要的盈利模式是通过购买相关专利或者获得相关专利许可,利用自身掌握的专利来发起诉讼,从而获得高额赔偿来获取利益。在美国,由于专利侵权的赔偿数额通常较高,因此,具有相对较多的NPE主体,而目前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国逐渐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同时中国也在不断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因此,越来越多的美国NPE主体也开始进入中国进行业务开展。


非实施实体(NPE)与专利流氓的异与同


由于NPE自己并不实施专利技术,而是通过四处诉讼来获得收益,因此业界更习惯将非实施实体(NPE)称为“专利流氓”或“专利蟑螂”。实际上,直接将NPE称之为专利流氓或者专利蟑螂并不准确,因为,各国专利法中并未规定专利的拥有者必须自己实施专利才能进行诉讼,而且很多个人专利权人也并不具备实施专利技术的条件。例如,我国专利法仅规定,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不得实施其专利。针对于侵犯其专利权的行为,专利权人可以提起诉讼,专利权人自己并未实施该专利技术的,视为专利权人因侵权行为受到的损失不确定。这并不同于商标权,在商标侵权诉讼中,如果商标侵权人能够证明商标权人自己并未使用该商标,其一方面可以申请撤销该商标,另一方面还可以在商标侵权诉讼中进行抗辩,主张其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如果专利权人自己并未实施该专利技术,其并非专利侵权人的抗辩理由,这种情况下相当于专利权人因专利侵权行为获得的利益无法确定,因此在侵权赔偿额的确定上应当适用其它计算方式。


NPE利用专利维权是否构成敲诈勒索


近期,李某利用自己控制的公司及拥有的专利起诉某科技公司,并且是在其上市之际,迫使该科技公司签下专利授权许可合同并支付了相关数额的使用费。上海警方以敲诈勒索罪为由抓捕了李某,并且该案已经移交审查起诉并且已经开过庭,本案的其它具体细节笔者暂时并不知道,但笔者认为,针对专利维权行为,不能轻易认定为敲诈勒索。刑法是规制那些性质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其具有能够限制人身自由的能力,针对专利权人的维权行为,不能轻易认定为触犯了刑法,构成敲诈勒索罪。刑法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对于专利维权行为来说,首先,其很难符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是因为专利权人是以其自身拥有的专利权为基础而发起的诉讼,并通过授权许可合同或者侵权损害赔偿获得利益,并不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其次,专利权人并未对侵权人采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或许其选择起诉的时间点比较关键,例如其选择在目标企业即将进行IPO之际进行诉讼。而据证监会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发行人不得有下列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情形:“发行人在用的商标、专利、专有技术以及特许经营权等重要资产或技术的取得或者使用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因此通常企业为了避免耽误IPO,则通常会选择息事宁人,与专利权人和解,通过签订授权许可合同并支付使用费来了事。但是,在任何诉讼案件中,权利人通常为了利益最大化而自由选择诉讼时间抑或管辖法院这都是很正常且能够理解的,其是为了获得更好的赔偿利益但并非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即使被诉侵权方处于自身情况的考虑而选择支付使用费以便了结诉讼,这也只能证明是被诉侵权人综合考虑之后的应诉策略,并不能证明被诉侵权方被威胁,因为如果其不侵权的话大可以直接进行不侵权抗辩即可。至于是否会延误IPO,则是证监会操作层面的事情,其可以通过具体细化专利侵权诉讼对企业上市的影响或者制订其他政策来减小恶意诉讼对企业上市的影响。因此,笔者认为一般的专利维权行为不应轻易直接认定为敲诈勒索。


非实施实体(NPE)对于我国创新发展的利与弊


目前我国正在大力提倡创新和保护知识产权,既然要提倡创新,就需要给予创新者足够的激励才能够更好的激励企业和个人进行创新研发。而在目前的中国市场环境下,企业互相抄袭仿冒的现象十分严重,大部分企业并不想着进行研究开发,而是想着通过仿造竞争对手的产品而获利。而通常情况下,由于仿造者并不需要投入研发成本从而导致其产品的成本相比开发者更低,因此仿造者通常会以更低的销售价格来挤压竞争对手的市场,而即使创新者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也需要耗时耗力,而且通常获得的赔偿也很难弥补自己的损失。而在目前中国的市场环境下,一部分NPE公司的出现,其自己并不进行生产,而是专门通过诉讼等法律手段来获取利益,其通常会准备更加充分,仿冒者通常会被认定侵权且需要赔偿一大笔钱,而通过这样现实中的教训更能够提醒企业,单纯一味的进行模仿,是没有出路的,通过这样实实在在的教训会更能够刺激企业进行转型,加大创新研发来提高自身技术水平。笔者认为虽然这种情况下或许会影响到一部分企业的生产经营,但是其更能够扭转我国企业不知研发只想仿冒的想法,这对于我国构建创新型国家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目前阶段来说是利大于弊的。


总之,目前笔者认为NPE的出现对中国构建创新型国家的经营与发展具有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在新的专利法修改之后提高了专利侵权的赔偿额,其作用会更加明显,它们现阶段非但不会对中国的创新发展起到负面作用,还会提升中国企业的创新积极性。这也证明中国已成功建立了有价值的专利制度,能够激励创新并惩罚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

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