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人意志”的是是非非

著作权专业组 井静娟 2019-10-08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通过前述法条,不难看出“法人作品”的构成要件包含“由法人主持、代表法人意志创作和由法人承担责任”,其中“由法人主持和由法人承担责任”较易理解,“代表法人意志创作”如何解读,一直是一个司法难题,笔者希望能够通过两个判例简要总结出在司法实践中认定“代表法人意志创作”应该注意哪些事项。


司法判例


一、《武夷之春》案[i]


1.背景情况

《武夷之春》是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墙上挂着的一幅有名的漆画,由于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和较强的政治意义,在该漆画的形成过程中,必然不会完全是个人行为,其由相关的主管机关牵头立项,提出创作的主要任务,然后把该任务下达给工艺美校,工艺美校负责人再将具体的任务分配给具体的创作人员合作完成;整个创作过程需要的经费由上级主管部门进行划拨,并严格把控整个创作过程,某种程度上该漆画贯彻了部门领导的意志,具体的创作人员提起诉讼,认为其是自然人作品,非法人作品,要求确认其为该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


2.法院认定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武夷之春》是美术作品,其不同于单位发布的工作总结、研究报告等法人作品,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体现高度的个性化,本案中的有关部门和领导仅提出创作主题和原则性的要求,在完成该作品的过程中,具体的创作人员需要不停的设计、取舍等,自由发挥的空间很高,作品中倾注了自然人的个人情感和思想,上级主管部门和领导仅进行简单的审核并把关、提出修改意见等,不影响具体创作人员对该作品的形成过程作出实质性贡献的事实情况。因此,《武夷之春》主要体现的依然是具体创作人员的个人意志和思想情感,不应当认定为法人作品,而是特殊的职务作品。


二、《高压类实操部分》案[ii]


1.背景情况

该案中的廖自强接受北京交通大学的委托,参与到由国家电监会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考试参考材料《高压类实操部分》的编写过程中,交通大学亦给乔新国颁发了主编聘书,并于2006年底支付报酬。2012年,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考试参考教材高压类实操部分(2012年版)》一书,封面上和版权页均载明“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电力业务资质管理中心编写组编”,廖自强认为该行为侵犯其著作权和署名权权益,提起本案诉讼。


2. 法院认定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涉案作品是根据有关考核的统一大纲编写而成,里面的内容体现的也是经过国家批准的关于该行业的相关人员从事电工类岗位工作应掌握的理论要求和实践要求,为该类人员通过此类统一考试提供理论和实践依据。国家能源局电力业务资质管理中心经授权负责该类考试工作的监督和指导,从大纲的起草到试题库的建立、再到命题的组织和考试合格标准的制定,整个过程均体现管理中心的意志。由于该教材的特殊性,即使有别的主体创作出类似的作品,相关机关也不会许可其成为该类考核的教材,且整个编写过程中,管理中心根据上级机关指示负责整个作品的编写,投入经费,组织编写、评审等,最终委托出版,由于其内容还关系人身、财产等重大利益,只能是管理中心应对涉案作品承担责任。综上,涉案作品为法人作品。


小结


著作权法主要是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专门法,首要目的就是保护创作成果,实现创作者人格独立和自我发展。在认定是否构成法人作品时,尤其要注意“法人意志”不要过度泛化,万不可忽视创作者的创造性劳动,因为后者才是推定作品形成的主要因素。


“法人意志”过于抽象化,在其认定上要严格限制,应限定在创作者自由思维空间不大,整个创作过程主要是或者完全是代表法人意志,创作者不能充分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的情形。


“法人作品”概念的提出以及在法律中的规定,主要是为了达成某些政策目标,也是基于保护法人权益的综合考虑,只要不违背政策目标,非必要历史背景或状态下,赋予法人全部的著作权并非必须,通过特殊职务作品同样可以达到目标。


[i] (2018)闽02民终1515号

[ii] (2013)海民初字第22923号、(2014)一中民申字第04323号


编辑:王晓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