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恒都动态恒都法研

【恒都法研】病人生命垂危,医院应何时“紧急救治”?——医疗机构“紧急救治权”的性质及其适用条件

商业诉讼法律中心 民事侵权专业组 赵勇 2018-08-09

2007年的“丈夫拒签致孕妇死亡”事件[1]余音未了,2017年8月又发生榆林孕妇坠楼事件[2]……病人当时就在医院,并出现生命垂危的紧急情况,但医院却不救治,最终一尸两命,酿成惨剧。


悲剧发生后,谁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公众猜测连连,但是病人家属、医院各执一词,致使真相扑朔迷离。或许有热心网友会援引医疗机构的“紧急救治权”来批评医院冷血无情,不应袖手旁观,并据此要求医院承担责任。然而医院也会大呼冤枉,因为“紧急救治权”虽然早有规定,但是一直未能落到实处。那么,“紧急救治权”到底是如何规定的呢?


一、“紧急救治权”是权利,还是义务?


“紧急救治权”明确规定于2009年的《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即“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那么“紧急救治权”对医疗机构而言,到底是权利,还是义务?


弄清楚“紧急救治权”的权利、义务性质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权利、义务在法律中具有不同的特征,其行使或履行方式差异明显:权利可以为公民带来利益,具有一定的处分性,公民可以在不损害他人利益或公共利益的情况下予以放弃;义务则要求公民承担一定的作为或不作为的责任,具有强制性,公民不可以放弃,必须予以履行,否则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从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来看,《执业医师法》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对急危患者,医师应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由此可见,“紧急救治权”对医疗机构而言,是一种法律义务。


考虑到法律义务的强制性特征,在病人出现生命垂危的紧急情况下,只要符合紧急救治条件,医院就必须采取相应的医疗救治措施,否则医院要为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关于这一点,2017年12月14日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医疗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怠于实施相应医疗措施造成损害,患者请求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之规定,予以了明确。


二、“紧急救治权”的适用条件


如上所述,“紧急救治权”是医院的法律义务,那么医院应该在何时履行该义务呢?


这里就不得不谈到病人的知情同意权。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3]、《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之规定[4],病人及其近亲属在患者接受治疗时,享有知情同意权,即没有出现病人生命垂危等紧急情况且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时,非经病人或其近亲属签字同意,医院不得对病人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等诊疗活动。


紧急救治权是知情同意权的例外,是对知情同意权的有效补充,二者在根本目的上具有一致性:维护病人的生命健康。


既然紧急救治权是一种例外规定,那么对其适用条件必然有着较为严格的限制。《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了必须同时具备的两个适用条件:病人出现生命垂危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同时,人大法工委将第二个条件解释为“患者不能表达意志,也无近亲属陪伴,又联系不到近亲属的情况,不包括患者或其近亲属表示拒绝采取医疗措施的情况”[5]。


然而,考虑到上述适用条件的严格等因素,某些医院在具体的诊疗活动中仍然坚持患者家属“不签字不救治”的原则,无视患者的生命安全,拒绝履行“紧急救治”义务,最终酿成惨剧,例如上文中的“榆林孕妇坠楼事件”。


鉴于此种情况,经过深入调研、反复论证,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3日公布了《医疗解释》,并在第十八条第一款进一步细化了“紧急救治权”的适用条件,即“不能取得患者近亲属意见”的几种情形:(一)近亲属不明的;(二)不能及时联系到近亲属的;(三)近亲属拒绝发表意见的;(四)近亲属达不成一致意见的;(五)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试举一例,傍晚老李在楼下健身园内运动,突发心肌梗塞,众家属得知情况后立刻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入院时,老李病情加重,并伴有心力衰竭、神志迟钝等症状。经初步诊断,需要立刻对老李采取直接冠状动脉介入手术治疗,否则会危及老李的生命安全。主治医生将病情及医疗措施告知老李的家属后,老李的儿女同意治疗,但是老李年轻的妻子以手术风险为由拒绝治疗。此时,虽然一部分患者家属同意治疗,另一部分患者家属拒绝治疗,二者不能取得一致意见,但是依据《医疗解释》第十八条“近亲属达不成一致意见”之规定,医院应当对老李直接实施抢救。


显然,相较之前,《医疗解释》对“不能取得患者近亲属意见”的情形有了更为明确具体的规定,且增加了2种具体情形(即上述第三、四种情形)和1种兜底性质的情形(即上述第五种情形),这就使得“紧急救治权”具有了一定的可操作性,为界定实践中各方的责任提供了依据。


三、紧急救治,医院可以免责?


既然特殊情况下,医院有义务实施紧急救治,那么医院是否可以因此对该救治行为造成的损害免于承担赔偿责任呢?


依据《医疗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前款情形,医务人员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立即实施相应医疗措施,患者因此请求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不予支持”之规定,通常情况下,医院在实施紧急救治中可以免于承担因此引起的损害赔偿责任。


但是,医院在紧急救治时,如果存在不当的诊疗行为,对患者造成损害,需要因此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例如上诉人铜川市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医院”)与被上诉人黄某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6]中,患者张某因急性药物中毒和腔隙性脑梗塞晕倒路边,后被巡逻民警送至市医院抢救,在患者昏迷且无人陪护时,市医院依法履行“紧急救治”义务,但最终未能成功挽救张某。后经鉴定,市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一定过错,对死亡负次要责任。法院均认定,虽然市医院的行为值得鼓励,但是其在诊疗过程中没有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因此判令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医疗解释》第十八条之规定[7],进一步明确了医院履行“紧急救治”义务的具体条件,并对医院是否履行该义务的责任结果作出了规定,这有利于践行“生命至上”的价值观念,鼓励医院在病人处于紧急情况下积极抢救,保障病人的生命健康权益。



[1]孕妇李丽云的最后人生http://www.infzm.com/content/trs/raw/31984

[2]榆林孕妇跳楼事件背后的真相问题http://www.nfcmag.com/article/7549.html

[3]《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4]《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5]李燕,《未经同意的治疗: 知情同意权的相对性》,2011年,法学论坛

[6](2016)陕02民终316号民事判决书

[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且不能取得患者意见时,下列情形可以认定为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不能取得患者近亲属意见:(一)近亲属不明的;(二)不能及时联系到近亲属的;(三)近亲属拒绝发表意见的;(四)近亲属达不成一致意见的;(五)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前款情形,医务人员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立即实施相应医疗措施,患者因此请求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不予支持;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怠于实施相应医疗措施造成损害,患者请求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


编辑:曹莉萍

©2016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所有   京ICP备13000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