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都动态 恒都法研

【恒都时评】大数据告诉你——“8.27”街头砍人案最可能的判决结果

恒都商业诉讼法律中心 刑事辩护专业组 王超 2018-09-04

事件背景


8月27日晚上,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一交叉路口,发生一起持刀砍人案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经江苏省昆山市检察院初步调查:当晚21时许,犯罪嫌疑人于某(电动车小哥)在昆山市震川路顺帆路交叉口附近和被害人刘某(宝马男)因交通问题发生口角,宝马男先对于某拳打脚踢,继而持砍刀怒砍于某,因砍刀未能拿稳,遭于某夺刀反击,致使宝马男死亡,在此期间,宝马车其他同乘人员未采取制止措施。该事件一经爆出即成为热点,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中的特殊防卫(又叫无限防卫),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成为网友关注的热点。


image.png


一、特殊防卫的基本概念


我国刑法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无限防卫权适用对象中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必须是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的危害程度大致相当的行为,该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可能造成他人重伤或者死亡的结果,对轻微暴力性犯罪一般不可行使无限防卫权。


二、因行使正当防卫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裁判情况梳理


据笔者检索无讼案例,自2013年度以来,刑事案件中涉及“特殊防卫”或者“无限防卫”+“死亡”的裁判数量稳中有升,由2013年的3起涉案数量,在五年后稳步增加到2017年度的18起,截止当前,据不完全统计,2018上半年度的涉案数量为4起。


image.png

表1  “特殊防卫”或“无限防卫”+“死亡”刑事案件数量(2013-2017年度)


自2013年度以来,累计到2018上半年度,涉案数量共计59起,其中,认定构成特殊防卫,判处被告无罪的仅有3起,仅占全部案例的5.08%。


image.png

表2  无罪裁判文书所占数量及比例


认为构成犯罪,但免于刑事处罚的为3起,判处缓刑的为8起,占全部案例的18.64%。


认为构成犯罪,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共计44起,占全部案例的74.58%,其中,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为3起,判处3年(含)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为25起,判处10年(含)以上有期徒刑的为10起,判处无期徒刑的为6起,未发现有判处死刑的案例。


image.png

表3  59起案件中法院裁判结果数据及所占比例


三、三起无罪裁判文书涉及案件情节及认定构成特殊防卫的依据


(一)三起无罪裁判文书的裁判内容及裁判理由


平度市人民法院在《(2018)鲁0283刑初61号》判决书中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对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的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行凶”的认定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一种已着手的暴力侵害行为,二是“行凶”必须足以严重危及他人的重大人身安全。本案中,被害人王某4酒后持刀闯入被告人张忠华家中,无理索要酒喝,在被告人张忠华在场的情况下,公然与张忠华的妻子郑某谈论两人之间不正当关系,同时扬言杀人。王某4见无法达成一致,在郑某欲打电话报警时,持刀冲向郑某。对被告人张忠华而言,王某4已经着手的侵害行为严重危及到郑某的重大人身安全,该种侵害行为已经具有现实性、急迫性、严重性。王某4的行为应认定为“行凶”。此时,被告人张忠华为保护妻子的重大人身安全,持刀搂住王某4,意图在于制止王某4的行凶行为。在此过程中,造成王某4的死亡,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6)琼02刑终28号刑事判决书》中明确指出:“关于被害人容浪等人的行为是否属于“行凶”的问题。第一,不管双方平时关系如何,案发当时容浪等人当时调戏了陈天杰的妻子,先后拳脚、持械围殴陈天杰,侵害行为正在发生。第二,容浪等人持械击打的是陈天杰的头部,在陈天杰戴安全帽的情况下致轻微伤。首先,法律并未规定特殊防卫的行为人必须身受重伤、已被抢劫、强奸既遂等才可以进行防卫。防卫的目的恰恰是使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等暴力犯罪不能得逞,因此,即使防卫人根本没有受到实际伤害,也不应当影响特殊防卫的成立。其次,陈天杰在当时的情形下,只能根据对方的人数、所持的工具来判断自身所面临的处境,不可能知道容浪等人是否有选择性的击打其戴安全帽的头部以及强度。容浪、纪亚练所持的是钢管,周世杰所持的是铁铲,均是足以严重危及他人重大人身安全的凶器,三人都喝了酒,气势汹汹,孙XX、刘增荣、容X都曾阻拦,但孙XX阻拦周XX、刘增荣阻拦纪亚练时均被甩倒,容X阻拦周XX时被挣脱。第三,纪亚练持钢管击打的是陈天杰的头部,属于人体的重要部位,虽戴着安全帽,仍致头部轻微伤,钢管打到安全帽后滑到手臂,仍致手臂皮内、皮下出血,可见打击力度之大。如陈天杰没有安全帽的保护,必然造成严重的伤亡后果。第四,陈天杰是半蹲着左手护住孙XX右手持小刀进行防卫的,这种姿势不是一种主动攻击的姿势,而是一种被动防御的姿势,且手持的是一把刀刃只有6cm左右的小刀,只要对方不主动靠近攻击就不会被捅刺到。第五,击打到陈天杰头部的虽然只是纪亚练,但容浪当时也围在陈天杰身边手持钢管殴打陈天杰,属于不法侵害人,陈天杰可对其实施防卫。误伤刘增荣,纯属意外,不能说陈天杰对刘增荣实施防卫,只能说明当时陈天杰被围打,疲于应对,场面混乱。故容浪等人是持足以严重危及他人重大人身安全的凶器主动攻击陈天杰,使陈天杰的重大人身安全处于现实的、急迫的、严重的危险之下,应当认定为“行凶”。此时,陈天杰为保护自己及其妻子的重大人身安全,用小刀刺、划正在围殴其的容浪等人,符合特殊防卫的条件,虽致容浪死亡,周XX轻伤,纪亚练轻微伤,但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在《(2015)璧法刑初字第00197号》判决书中认为:“被告人牟谍因寻找女友与陈某发生纠纷,陈某邀约冯某等四人持砍刀追砍牟谍,牟谍在被冯某等人追砍中主动放弃纠纷而逃跑,在被冯某等人继续追砍且被砍伤头部、背部、腿部的情况下用水果刀进行反击的行为属于无限防卫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因此造成不法侵害人冯某的伤亡,不负刑事责任。”


(二)认定特殊防卫的构成要件


根据对今年裁判文书的梳理,可以发现法院在处理涉及正当防卫致人死亡的案件中,认定构成特殊防卫的构成要件主要包括:


1、关于被害人的行为是否属于“行凶”;


2、被害人“行凶”的攻击部位、凶器类型及暴力程度,是否具有威胁被告生命安全的紧迫性;


3、被告还击的目标对象、时间节点、还击的部位、还击所使用的工具及还击的目的等。

这些构成要件貌似认定标准并不算高,但事实上,在情形极端危急的情况下,这些构成要件对被告行为的约束和认定标准很高。实践中,被告人的行为往往无法与上述构成要件完全匹配,这也导致司法机关认定中,所作出的能够构成特殊防卫的案件在总裁判数量中所占比例很低。


四、按照现有裁判思路,于某不构成犯罪的前景并不乐观


具体到于某反击宝马男并造成其死亡的案件中,得益于科技的进步,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基本以视频证据的形式予以固定,这将对整个案件的定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笔者认为,一方面,根据视频中宝马男前期对于某的恶意殴打及砍杀行为,结合宝马男随时可能进一步升级的“火力优势”及双方的人员的力量对比,宝马男对于某的行为应当属于“行凶”,且属于严重暴力行为,于某的生命安全确系受到严重威胁;另一方面,于某在随后的反击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其连续多次的反击行为是否均具有“防卫”性质,将成为本案认定罪与非罪的关键因素。而结合现有裁判文书对特殊防卫的认定思路来看,于某后续连续反击的行为与现行裁判规则所确定的特殊防卫的构成要件很难完全匹配,其全身而退,不构成犯罪的概率并不乐观。


五、结束语


该事件一经爆出,迅速引发热议,宝马男的一些前科劣迹及背景资料不断被人挖出,一时间成为“邪恶”的代名词。笔者虽思绪万千,但于某罪与非罪应当由司法机关予以认定,过多主观色彩的论断不再赘述。


但笔者同时也认为,在当前“打黑除恶”大背景及该事件引发的舆论效应下,于某罪与非罪的认定已经不只是简单的个案问题,势必对此类案件的裁判思路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对社会风气及人性道德产生深远影响。我们有理由相信,司法机关一定能秉承法治的理念,“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平公正的处理本案,以实际行动践行“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承诺。



附件:     参考案例名称    案号       审理法院       


阮某某、王某某故意伤害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6)桂01刑终108号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孙某甲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5)潍刑一终字第41号   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被告人陈天杰犯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2016)琼02刑终28号  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杨某某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通刑初字第493号    通许县人民法院

被告人卢某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威经技区刑初字第220号  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金某甲过失致人死亡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绍虞刑初字第220号  上虞市人民法院

被告人屈某某故意伤害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鄂麻城刑初字第00094号  麻城市人民法院

冯某甲故意伤害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鲁0781刑初487号   青州市人民法院

陈某甲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靖刑初字第82号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刘某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3)渝一中法刑终字第00146号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刘某某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豫1426刑初690号   夏邑县人民法院

果勤娟故意杀人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云23刑初15号  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张忠华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8)鲁0283刑初61号平度市人民法院

牟谍,范强故意伤害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5)璧法刑初字第00197号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

王付彬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7)内03刑终28号  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被告人朱某某故意伤害;被告人田某、杨某、姚某、朱某某寻衅滋事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二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7)辽14刑终59号  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胡天才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浙1126刑初117号   庆元县人民法院

孔德发、方爱民等聚众斗殴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浦刑初字第3948号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赵映旗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云0921刑初66号凤庆县人民法院

陈子玉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豫1381刑初169号   邓州市人民法院

被告人龙某故意伤害一案  (2015)新法刑初字第225号  新田县人民法院

张某1、陈某1等与无名氏甲故意伤害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5)合刑初字第470号    合浦县人民法院

男故意伤害罪一案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3)阿中刑终字第5号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彭李群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粤0981刑初417号   高州市人民法院

被告人黄明祥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湘0702刑初288号   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

张中德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三中刑初字第00178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卢绍康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粤0232刑初99号乳源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胡安华、王江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川01刑初121号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邓某某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鲁0211刑初992号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

于欢故意伤害罪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7)鲁刑终151号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广前故意伤害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6)豫17刑终168号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

马吉奎犯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浙甬刑一初字第53号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刘俊故意伤害罪刘石山、肖少祥等寻衅滋事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7)湘07刑终263号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韦某伟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8)桂1226刑初29号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岩应温、岩某6班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云28刑初408号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张金川故意伤害刑事二审判决书    (2016)云07刑终41号  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罗操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鄂0203刑初101号   黄石市西塞山区人民法院

马超犯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5)鲁刑二终字第72号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杨某1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陕01刑初150号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李桂飞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3)北刑初字第0197号   无锡市北塘区人民法院

陈伟犯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6)苏刑终13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陶某甲街等故意伤害一案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5)宁刑初字第66号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徐铭辉故意伤害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6)粤13刑终365号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吴凡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7)宁01刑初21号  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邓新谋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粤01刑初210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广前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豫1721刑初36号西平县人民法院

196李转连故意杀人判决书(2015)习刑初字第196号    习水县人民法院

翟民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豫1622刑初538号   西华县人民法院

被告人王某某故意伤害罪一案刑事判决书    (2015)长刑初字第239号    长岭县人民法院

王录涛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琼96刑初57号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被告人吴勇故意伤害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东刑公初字第135号  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法院

关于被告人李海蛟犯故意杀人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晋04刑初69号  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

向和平、罗某1故意伤害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7)粤刑终843号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范祖强、姜绍思、王建宁故意杀人二审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2015)赣刑三终字第95号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黄剑雄故意伤害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3)桂刑三终字第40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刘春元犯故意杀人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5)浙刑三终字第211号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被告人文朝华犯故意伤害罪一案刑事判决书  (2015)海南一中刑二初字第5号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被告人徐国港犯故意伤害罪一案刑事判决书  (2015)海南一中刑二初字第2号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编辑:曹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