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侵权与犯罪之间的界限

著作权专业组 王宇 2019-07-04

《著作权法》规定了十七个具体的著作权权项,对各个邻接权也规定了相应的具体权项。这些权项就是著作权和邻接权的控制范围,未经许可实施这些权项所控制的行为即为著作权侵权。但是,在《刑法》中,侵害著作权构成的犯罪仅有两条,仅涉及五种行为。可见,著作权侵权与犯罪之间的界限并非仅仅是情节严重程度或违法数额,还包括具体行为。也就是说,有一些著作权侵权行为,无论情节多恶劣,都不构成犯罪。而这其中的界限,恐怕不是仅仅对照《刑法》与《著作权法》的规定就能得出结论的,因为,两部法律所使用的概念并不统一,甚至存在“同一概念,不同外延”的情况。争议及难题即由此而起,本文意在厘清此问题。


一、《刑法》中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犯罪的行为类型


《刑法》中规定的侵犯著作权范围的行为只有两条,侵犯著作权罪和销售侵权复制品罪。从字面解释的角度,再通过概念合并进行整合,可能构成犯罪的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实际只有两类:1.复制、发行行为;2.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美术作品。(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图书的行为以及销售侵权复制品的行为均可解释为发行行为)需要注意的是,《刑法》中没有规定兜底条款,则意味着超出上述两类行为之外的行为,即便构成著作权侵权,也不能认定为犯罪。


二、《著作权法》中的侵权行为类型


《著作权法》中的侵权行为即未经许可实施著作权权项控制的行为,其侵权行为类型和著作权的具体权项一一对应,共有十七个:发表、署名、修改、篡改(保护作品完整)、复制、发行、出租、展览、表演、放映、广播、信息网络传播、摄制、改编、翻译、汇编、其他行为。需要注意的是,在《著作权法》中,上述十七项权利或行为是并列关系,不存在包含或交叉。此外,由于存在兜底条款,意味着著作权侵权行为的体系是开放的,并未穷尽。


三、不存在争议的行为类型


通过两个法律中的行为模式对比,可以确知:修改、篡改、表演、摄制、改编、翻译行为肯定不构成犯罪,因为这些行为无论如何不能解释为《刑法》中所规定的“复制、发行”行为或“假冒署名行为”。而其他行为,诸如信息网络传播、广播等行为,虽然在《著作权法》的概念体系下,与“发行行为”是并列且相互排斥之关系,但在《刑法》的概念体系下,均被“发行行为”所涵盖。


四、《刑法》中的“复制发行”的理解


两高一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二规定:“发行”,包括总发行、批发、零售、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以及出租、展销等活动。


从上述司法解释的定义可知,《刑法》中的“发行”几乎等同于“传播”,即不论具体的手段如何,只要属于“传播”作品之行为,均属于“发行”,均可能纳入刑事犯罪范畴。这显然远远宽于《著作权法》中“发行”的外延。《著作权法》中,“发行”仅指以出售或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原件或者复制件的行为。“信息网络传播”“广播”以及“出租”等行为,必然不属于“发行”之范畴。


五、刑事法律中的概念与具体部门法中的概念是否需要统一


实践中,刑事领域和著作权领域在著作权犯罪案件上的争议,很多实际上是由于概念的差异导致的。问题的本质在于刑事法律中的概念是否必须与具体部门法中的概念相统一。


原则上,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应当是内在协调统一的,这就要求不同部门法之间对于交叉领域的概念应当是内涵外延相一致。尤其是刑法和具体的部门法。具体部门法中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到一定程度,则构成刑法中对应的犯罪,这种对应性要求普通违法行为和对应的刑事犯罪除情节之外的构成要件应当是一致的。如果不一致,则会造成不构成违法却构成犯罪的悖论。比如,出租书籍的行为,不构成著作权侵权。但如果字面理解刑法的规定,“发行”包括“出租”,而刑法中也没有对发行的客体进行限制,则出租图书的行为可能构成刑事犯罪。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当然,通过目的解释等方法,可以避免上述悖论,但终归在法律体系的统一上存在瑕疵。其根源在于著作权法中的价值和概念主要照搬自国际公约,没有经过“本土化”的过程,而刑法追求的价值和形成的概念则纯粹来自本土的司法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