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本、大制作的烂片”为何层出不穷?——浅析以投资电影方式洗钱的路径

作者|金融犯罪组 尚晓月 2020-02-13


刚刚过去的2019年可谓中国电影市场的又一大丰收年:全国票房总计642.66亿元,其中国产电影总票房达到了411.75 亿。高成本、大制作的国产电影已经占据了国内电影市场的主流地位。近来,越来越多的网友针对一些成本巨大、投资高昂的烂片发出质疑,甚至很多人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言论称某些电影号称斥巨资制作又丝毫看不出片方诚意,拍摄目的即为洗钱。电影拍摄的巨额投资和惨淡口碑间是否真的存在洗钱隐情?关于洗钱,你真的了解吗?

 



第1则

何谓“洗钱”

 

洗钱”一词对于公众来讲并不陌生,它由英文单词“Money Laundering”直译而来,简单生动地表达了自身的含义——将“黑钱”洗成“白钱”,也就是使违法犯罪所得合法化的过程。有趣的是,洗钱概念的由来确实与清洗活动密切相关。

 

上世纪20年代,芝加哥罪犯阿尔·卡彭(Al  Capone)及其犯罪集团通过私酒和毒品牟取了高额的利润,但苦于难以将这些黑色收入洗白。当时美国的自来水管道尚未普及,洗衣机更是属于一种奢侈品。因此,阿尔·卡彭及其犯罪集团利用其开设的多家自助洗衣房来使犯罪所得转化为合法的经营收入。


2.jpg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对洗钱罪作了明确的规定:“洗钱罪是指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而提供资金账户的,或者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或者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或者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的,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行为。”

 

由此可以看出,洗钱罪包含了大量的上游犯罪,无论何种刑事犯罪都可能与洗钱罪密切相关。温州的胡某夫妇为了隐匿诈骗所得的资金,以二人姐夫吴某的名义对煤矿进行投资,清洗了巨额赃款。中储粮河南周口库原主任乔建军因涉嫌贪污和挪用公款出逃美国,将数千万的赃款分成几十笔汇入由地下钱庄控制的境内账户,然后再由该地下钱庄将相应金额的外币汇入乔建军指定的境外账户。上述案例都是相对较为被公众熟知的洗钱手法。

 

第2则

以投资电影方式洗钱的路径

 

洗钱一般需要经过三个阶段:处置阶段、离析阶段和融合阶段。犯罪分子通常会在处置阶段将黑钱与合法收入混在一起,再在离析阶段通过复杂的金融交易掩盖其非法资金的来源,最后在融合阶段将清洗后的资金转移到与犯罪活动没有明确关联的团体或个人账户。

 

通常情况下,在处置阶段将黑钱以合法的名义存入银行是最为重要的。因此,慈善活动、电影拍摄和开设赌场基于其投资数额巨大且具有不透明性,已经成为了全球范围内公认的三大洗钱主要途径。

 

利用投资电影进行洗钱通常都是分散支出,积小成多,因此相对较为隐蔽和安全。举例来说,投资人有一个亿的黑钱需要洗白,于是与业界著名的某导合作进行电影拍摄。某导将电影预算报价为一个亿,但拍摄电影的实际预算只需要一千万,于是某导承诺将九千万以票房或利润的名义返还给投资人。

 

3.png

 

在电影拍摄中,投资人使用大量的现金多次进行小额支付,某导则无限压低成本,并在各种特效、道具、场地、布景和服装上虚报高价,其中不乏与演员签订的“阴阳合同”,同时要求财务虚构支出一个亿的假账

 

特效一直是假账的重灾区。动辄几亿投资的院线大片经常被网友戏谑地称为五毛特效,正是因为片方宣称的花一千万请到的“好莱坞特效团队”,实际可能只需要一百万甚至更少。影片成功上映后,投资人和影院还可以联合制造出一个远超实际票房的数额,再通过偷票房和“幽灵场”等方式,将投资人的黑钱全部洗白。

 



正是这种用一千万的预算去洗一个亿的账目的行为,才导致很多烂片打着高成本、大制作的名号肆无忌惮地粗制滥造。这也解释了为何此类烂片层出不穷——风险如此低且稳赚不赔的洗钱行为,何乐而不为?

 

第3则

结语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的反洗钱工作取得了很多积极进展。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机制运行有效,监管部门也积极开展了“天网行动”“猎狐行动”,从境外追回了大量违法犯罪所得。世界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负责人理查德·布鲁克更是在其出具的报告中称对中国的反洗钱成果“十分满意”。

 

然而,反洗钱工作的范围依然过于狭窄,对特定行业如影视行业的反洗钱监管缺失导致利用影视行业进行洗钱的风险极低。美国、日本、韩国等国相继出台了反影视圈洗钱的相关法律,但我国至今尚未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

 

反洗钱的重点领域一直是贪污贿赂和毒品走私等较为严重的上游犯罪,有关部门对影视圈洗钱的监管相对滞后。在推进反洗钱范围不断拓宽、相关司法和监管体制不断完善的路上,我们依然任重而道远。



注意: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恒都法律研究院立场。


编辑:郭帆